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493333管家婆图 > 正文

咸宁女子被拐11年惨遭凌辱、家暴…她说“活得还不如一条狗”!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06-10 点击数:

  她说“回到家乡线岁的小丽(化名)在广东省某市一“快活酒店”打杂工时突然与家人失联,疑被河南籍同事李姐(化名)拐骗,从此如人间蒸发渺无音讯。

  的喜讯传遍通城大街小巷,经通城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打拐专班”历时2天2夜奋战,在河南警方的密切配合下,于当天下午16时许将被拐卖到河南省驻马店某地11年之久的受害人小丽成功解救出来,于当晚搭乘高铁安全反程。

  从通城县大坪乡嫁到五里镇程凤村付家的小丽因家庭经济条件拮据,加上儿子读书经济无来源,涉世未深的她决定加入南下务工大军行列,托人介绍在广东省某市一家“快活酒店”,干起了涮盘子、洗碗的体力活。期间,性格直爽、乐于助人、勤快嘴甜的小丽快活得像挣脱了笼子的鸟儿扑进明媚的阳光里,赢得同事的赞许与亲睐,同时,也被歹毒的人贩子起了歪心。一天,一位名叫

  的女人主动与小丽搭讪,说:“你在酒店洗碗,又脏又累,还没有钱攒,我朋友在北方做大生意,我带你去北方挣大钱去”。经“李姐”一番虚夸后小丽听得心旷神怡,心早已钻进“钱袋子”里了,决定随“李姐”北上挣“大钱”。在“李姐”的蛊惑下,小丽随“李姐”搭乘客车来到人生地不熟的河南郑州市,天真的小丽正一步步迈向罪恶的深渊。

  到了郑州后,人面兽心的“李姐”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电话邀约驻马店市某地一男子到郑州来“看货”,当男子看到美丽端庄的小丽时十分满意,俩人当场商定已6000元的价格将小丽卖走。一直被蒙在鼓里、幻想挣大钱的小丽直到了驻马店某偏僻小村庄时才意识到自己被“李姐”拐卖给这个贫寒如洗、比自己大9岁的“阿豪”(化名)了。此时的小丽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每天以泪洗面,眼睛哭肿了、眼泪流干了、喉咙也喊哑了,一天到晚被囚禁在一个又矮又阴暗的瓦房内,门外有老婆婆一直看着,稍有不慎就会遭到凌辱、虐待和家暴。用她的话说:“我的生活还不如一条狗呢,受尽“阿豪”和老婆婆的百般欺凌,因身体底子差,我还经常,最长的一次感冒持续了一个多月,没打针也没吃药,当时我真的坚持不住了,在我每次寻死时都被门外的老婆婆制止了”,小丽边讲边流着痛楚的眼泪。

  她说,自她和“阿豪”的儿子出生后,她才获取一丝自由,可以下地捡玉米(她没户口、没有结婚证、也没耕地,靠到地里捡收割机未收割到的玉米棒子)。她还说在2010年左右,“李姐”趁老婆婆不在想再次将她卖到相隔20余里之外的村庄,结果被老婆婆发现后骂跑了。11年来,小丽没有使用过任何通信工具,也没有离开过村庄半步,她几次试图逃跑均未能如愿,老婆婆就像她背后的一双眼睛时刻盯着她的一举一动,唯独一次离开村庄还是“阿豪”的弟弟“阿国”为套取国家拆迁补偿款,带她到当地派出所补办户籍登记。在户籍室小丽见到民警欲张口报警时,被一旁的“阿国”瞪了几眼,示意她不许报警。

  “童警官您好,我是小丽的哥哥吴某,你们什么时候到通城呀!”在湖北省亚细亚陶瓷有限公司当门卫的吴某每隔半小时都要拨打一下“打拐专班”负责人童铁军的手机。哥挂念妹妹心切,妹妹思念家乡情更浓。一路上,小丽一边盯着道路两则的路标指示牌一边喃喃自语:

  当警车抵达小丽老屋时,早在家门口等待多时的家人、亲朋与近邻蜂拥而至将警车团团围住,车门刚一拉开,小丽在夜幕中一眼认出了父母,泪如珠帘的她一个箭步紧紧地握住二老的手相拥而泣。旁边,一声妹妹,则疑聚了哥哥11年的牵肠挂肚。这一刻,语言无法表达分离11年的相思之苦,唯有抱头痛哭才是情感最好的宣泄。

  在场人员看到这骨肉相认的一幕时纷纷低头泪洒衣襟,对小丽的遭遇深表同情与惋惜,对人贩子拐卖妇女的恶举深感痛恨。

  在拉家常中,小丽说:“老家的变化真大,家门口建了那么多厂子,水泥路也修到了家门口,三层楼房干净又敞亮,我住的那块地雨天一身泥,晴天一身灰,苍蝇蚊子到处飞,这里连一只蚊子都没有,还是老家好呀!”看着小丽与家人的亲切交谈,面对亲邻没有丝毫恐慌,脸上还洋溢着快乐时,她的内心早已经和家人的心紧紧地交织在一起了。一旁的哥哥当作众人的面向小丽表态,一定会好好照顾妹妹,在今后的生活中不让妹妹受半点苦累,让她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

  “群众有所呼,公安有所应,社会上对拐卖妇女儿童深恶痛绝,对小丽被拐卖案件我们公安机关要不惜一切代价、动用一切力量将她毫发无损地解救出来”。在“打拐”部署会上,通城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田红强郑重地说。2007年,小丽与家人失联被拐卖后,通城县公安局历届党委班子高度重视,从未放弃对小丽被拐卖案的侦查工作。只要有一丝线索,不管路途多远、天气多恶劣,局党委都会亲自部署,派出专班赴线日,小丽被拐卖案件终于有了眉目。当晚,刑侦大队二楼会议室的灯一直亮到凌晨1时许。会上,分管刑侦大队工作的副局长葛奇志与“打拐”专班成员对被拐妇女解救工作进行了科学研判,一个周密的解救方案应运而生,从会场走来的民警个个精神振奋,势如满弓之箭蓄于待发。

  17日下午,“打拐”专班抵达小丽被拐入地---。在当地公安机关配合下,“打拐”专班第一时间调取有关人员的户籍资料,发现叫“阿豪”的人全区有很多,通过研判与比对,最终确定xx乡的“阿豪”可能性较大,专班民警决定当晚“踩点”。为了不打草惊蛇,他们租来一辆民用小车趁着天黑,冒着细雨,在低洼不平、黄泥水四溅的村庄熟悉地形。第二天上午,在当地派出所的配合下,乔装帮其办理户籍为由驾车前往小丽家,在村庄的岔路口,一位年过五旬、蓬头散发、衣着破烂的老妇人引起了童铁军的注意,他认定:此人就是我们要找的小丽。

  童铁军一下车就朝老妇人走去,用通城话向对方打招呼:“嗯丝小丽莫(你是小丽吗)?”老妇人应声作答:“丝咯(是的)”。看着小丽惊讶的眼神,用不太标准的河南话说“是我爸妈叫你们来接我回通城的吗?”童铁军望着容颜与同龄人相差迥异的小丽连忙说道:“是的,你在这里受苦了,我们是来专程接你回家过节的”。简单寒暄几句后小丽终于如愿地踏上了她朝思暮想11年之久的回乡路。一路上,她向“打拐”民警倾诉着她那段不堪回首的回忆以及对家乡与亲人不舍情怀,但她重复讲得最多的一句线元钱把我卖给‘阿豪’的”和“老婆婆不允许我走”这两句话。

  返程途中,民警像照顾小孩子一样给小丽端茶倒水,还专门给她买了一碗河南烩面。并有意识地用通城话与她沟通,她都能听懂,而且她一口气说出了全家人的名字及地名,可见这11年来,她是多么的想念亲人、思念家乡呀!香港马会开奖直播